我常常会帮一些家夥把我老婆的衣服脱了,然後和他们一起把我老婆绑在床 上,通常她会抵抗,而且要我在一旁保护她,不过有时候爲了让她好好享受,我 偶而会借故离开,让那些男人好好玩弄她。 我曾经看人用晒衣夹夹她的乳头,也看人电她的阴户,还看过有人将她两条 腿张开,倒吊起来,用皮带抽她的阴户,把她的阴户打得又红又肿。 有些时候,我会要小梅只穿着又短又薄的睡袍出门,站在酒吧外面,让由酒 吧喝了酒的人出来时便会看到她,常常有些家夥看到她,就会上前和她搭讪,他 们一边交谈,那些家夥便可以由她透明的睡袍之下,一览无遗地看到她睡袍下的 美丽胴体。 他们会带她去他们住的地方玩几个小时,在小梅的身上满足他们所有的性需 求。 某一天,我们一起到了一个家夥住的地方,他要我把小梅身上所有的衣服都 脱了,还告诉小梅他将要对她做一些很特别的事。 小梅非常紧张,要我留下来陪她。 但是我看到她的乳头硬了起来,我将手往她的小穴上一摸,发现她下面也湿 透了,我问那个家夥想要怎麽对小梅?他说他常常上网路,许多网友教了他调教 女人的方法,足足让他玩上一个晚上了。 当那个男的说他要找几个朋友一起来玩时,小梅怕得直发抖。 那个男的名叫东尼,我还记得他说,如果我不愿我的老婆被淩辱和强奸的话 ,现在後悔还来得及。 我要小梅转过身来面对着我,她现在身上除了鞋子之外,什麽都没有穿了, 她看起来很害怕,我要她站好,她乖乖地听话。 那个男人走上前,用手抚摸着她的乳房,还告诉我们,他的朋友一定会很喜 欢小梅的。 东尼将几根手指插进了小梅的阴户?,说这是我最後的机会让她穿上衣服带 她回家。 我问他,他和他的朋友会不会让小梅做一些她从来没做过的事情,是不是真 的都是一些新的尝试?他站直身体,上下打量了小梅一次,然後笑着说,他们会 对小梅做一些他们从来没有对任何女人做过的事。 我看着小梅说道:「……好吧,你留在这?,他可以和你好好玩玩,我帮他 一下就要走了。」 东尼将小梅按在床上,跨坐在她身上,拿了一个黑色的眼罩遮住她的双眼, 又拿了一双白色的皮手铐箍住小梅的手腕,然後扣在床头。 在他绑小梅双手的同时,我张开小梅的双腿,将她的足踝绑在床脚,当小梅 的手脚都绑好之後,我看着东尼拿了几个夹子夹住小梅的乳头,两个夹子之间还 连了一条细炼子,连着两个鳄口夹,东尼将那两个鳄口夹夹在小梅的阴唇上,小 梅紧紧咬着牙,忍住东尼给她的痛苦。 东尼要好再好好看看小梅,因爲她洁白柔嫩的肌肤将会受到拷打,看起来不 再会这麽美了!我向小梅吻别的时候,发现她的全身都在颤抖……就在我准备离 开的时候,有人敲门,东尼的三个朋友来了,一个家夥看着一丝不挂身上夹了夹 子的小梅,邪恶地一笑,还说他几个小时之後会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他们对小梅 做了什麽事。 两个小时之後,电话响起,是小梅打来的,她的声音听来很兴奋。 我问她现在如何了?她说,她现在全身酸痛,她说那些人用各种的假阳具插 她的屁眼和阴户,她告诉我,东尼要我知道他们带她出去,他们要带她去地铁, 因爲其中一个人知道那?住了一些流浪汉。 她说他们给了她一套白色缀蕾丝的内衣裤,东尼想看她在地铁站被一群流浪 汉轮奸。 当东尼抢过电话时,我听到小梅开始哭泣,我建议东尼在带她去地铁站的路 上,可以用手指一直插在小梅的小穴?,一直插到到达目的地爲止。 东尼说,他的手指到现在爲止都一直插在小梅的肉穴?,而她的屁眼?目前 还插着一根扫把柄。 在我的大笑声中,他挂上了电话。 一个小时之後,电话响起,是东尼打来的,他说他们已经带了小梅到地下铁 了,他们也脱去了小梅的外套,他说小梅的身上穿了一套白色的胸罩和内裤,还 有一双高跟鞋,他们还将她的双手绑在背後,现在正往地铁的深处走去。 没多久,他们听到了一些噪音,噪音的尽头,他们看到了五个流浪汉,他们 从来没看过这麽脏的流浪汉,东尼说那?有五个流浪汉和两个老女人,他们一看 到我老婆就冲上来抓她。 东尼和他的朋友们吓得掉头就跑,不过他回头看了一眼,跟我说他看到一个 女人抓住小梅,另外两个流浪汉止在剥小梅身上的衣服。 第二天早上,我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她告诉我去哪?接小梅,她还说她们 玩小梅玩得很过瘾,但是她的朋友们轮奸她的程度,远不及淩辱她的程度。 我去接小梅,小梅的屁股、大腿、都是瘀伤,她的臀部和乳头都肿了起来, 变成鲜红色,阴唇和大腿上还有牙印,屁股上还有许多一条条红色被皮带抽打过 的痕迹。 她说,有一个老女人要其它人将她按在地上,她要把手插进她的阴户?,而 另一女人还要把手插进她的肛门?。 她说她全身赤裸地被绑在黑暗的地下道感觉很害怕,她毫无抵抗能力地让地 下铁?所有的流浪汉玩她,将她当成性玩具。 她虽然很怕,但是她还是期待下一次更狂野的经验来临! 第五章 我已经写了小梅的四个故事,我的几个朋友也在这?看到了其它人的故事, 这也让他们有了更多的点子,应用在小梅身上!就在上个周末,我接到一对夫妻 的电话,他们看过上次小梅和朱安的故事,也和我们取得了连络,并且也认识了 那个故事的一些人,包括那个开宠物店的叔叔。 这一对名叫汤姆和嘉嘉的夫妻想知道那天晚上小梅是不是有空,他们要请另 外两对夫妻过去玩,他们都很想见见这位又美丽又能让人爲所欲爲的小梅,他们 还准备一些「活生物」来款待小梅!他们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小梅正坐在我身边, 听到他们这麽说,小梅脸上露出一副「惨了!」的表情。 我对她一笑,要她自己去对嘉嘉说,她本来还不愿意去,但是嘉嘉告诉她, 他们也认识那个开宠物店的人,她和她老公所有的朋友都想看看那个人怎麽利用 各种生物玩小梅。 接下来小梅把电话交给我,直接去洗澡了。 嘉嘉告诉我,那个开宠物店的人也很兴奋,因爲他从来没看过有哪个女人对 他的宠物有这麽强的吸引力!当小梅洗好澡,整理她的头发和化妆时,我帮她选 了一双黑色的丝袜、一条深灰色的迷你裙、一件很小的咖啡色半杯式的胸罩,和 一件黑色的露肩上衣,没有内裤,这是汤姆要求的。 现在才晚上七点,但是我知道对小梅来说,这不过是一个长夜的开始,我之 前答应他们只留下小梅自己一个人,而且他们可以对小梅做「任何事」,小梅也 同意了。 我开车送小梅去嘉嘉和汤姆的住处,也带她进了门,另外的两对夫妻已经到 了,他们在楼下的娱乐室等我们,准备好好地狂欢;那个开宠物店名叫卡尔的家 夥还没到,汤姆很热情地招呼我们,而嘉嘉也很不好意思地问小梅是不是有穿内 裤?小梅说没有,不过嘉嘉还是要她拉起裙子捡查。 汤姆和我笑着看小梅慢慢地拉起裙子,露出她的阴户。 接着汤姆带着小梅下楼,在我离开之前,嘉嘉塞给我一个信封,我问嘉嘉知 不知道规矩,要随时打电话给我?她轻轻一笑,说一定会和我保持连络的。 我开车回家,在路上先去购物中心买了点东西,大约一个小时之後才到家。 我打开嘉嘉给我的信封,看着?面的信。 上面写着另外两对夫妻感到相当兴奋,其实他们彼此之间都曾交换过伴侣, 而这三对夫妻偶尔也会找一些美女来强奸或淩辱,以前这些被虐待的女人都是用 钱雇来的,而且和她们玩的时候还要很小心,不能玩些太变态的游戏,或是玩过 头伤了她。 但是今晚就不同了!他们打算先和她性交、把她灌醉,然後再用不同的姿势 轮奸她,用不同的方法淩辱她、伤害她,在卡尔带着他的「活生物」 过来之前,他们要这样一直不停地玩她!嘉嘉的信中还特别强调,她和她的 朋友们一直坚持卡尔一定要带很多不同的宠物过来!在九点半的时候,电话响了 。 是嘉嘉打来的,她说他们在小梅身上得到了许多乐趣,她告诉我小梅的阴户 和屁眼?已经灌满了精液,因爲刚才同时有两个人一起干她的两个肉洞,她还告 诉我另外两个女人也玩得很高兴,她们要男人们紧紧按住小梅,她们轮流咬她的 乳头,还吓她卡尔要带猛兽来强奸她!我听到小梅尖叫了好几声,嘉嘉大笑着说 ,那是因爲有个男人正在很用力地咬小梅的阴唇!我问嘉嘉,卡尔什麽时候会过 来?她告诉我,他再过十分锺应该就到了,所以她现在要挂电话了,因爲他们所 有的人都要穿衣服,这样卡尔到的时候,就只有小梅一个人全身赤裸。 我问她知不知道卡尔会带什麽动物过来?嘉嘉说她知道,但是她要待会再告 诉我。 接着就挂上电话了,此时是九点四十五分。 在十一点时,电话又响了起来,是嘉嘉的女朋友小莉打来的,小莉先告诉我 淩虐小梅太好玩了,看小梅忍受各种痛苦是一件很过瘾的事,她向我述说那些男 人是如何按住小梅,把她的腿分开,让卡尔先用手指抽送她的阴户,然後卡尔拿 了一个漏斗插进小梅的阴户,再把糖浆灌进去,直到糖浆由小梅的阴户?满溢出 来爲止,那种又甜又黏稠的糖浆是他养的柯利狗最喜欢的!那些男人将小梅的腿 大大地分开,任由那条巨大的柯利狗舔食,狗先是将小梅的阴户外面整个舔了一 遍,然後将舌头探进小梅的肉穴中,而且越舔越深!当狗在舔她的时候,卡尔要 其它的男人抓紧小梅,他要用力咬小梅的奶头,一定要咬出血来他才甘心!他告 诉大家,一定要这样咬她的奶头,小梅的爱液才会多得像小便一样。 莉莉说当卡尔咬小梅的乳头时,小梅痛得尖叫,但是那些男人抓得很紧,而 且那条狗的舌头又长又灵活,几乎将小梅的整个子宫都舔干净了,所以小梅一点 力气都使不出来。 当那条狗将小梅体内的糖浆都吃干净後,女人们才又围上来,想看卡尔用水 蛭吸小梅身上的血,大家也一致同意。 莉莉说,过了几分锺,他们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小梅的身上布满了水蛭, 让水蛭吸血。 莉莉说,这个景像让人看得血脉贲张,不过鳗鱼的表演更棒!卡尔将小梅身 上的那些水蛭取下来,拿出一条很大的鳗鱼,将鳗鱼插进小梅的小穴?,那鳗鱼 粗糙的外皮搞得小梅不停地扭动、尖叫,这个景像让大家都兴奋不已,包括经验 丰富的卡尔!莉莉说,那条活鳗鱼插在小梅的阴户?蠕动了十五分锺,而小梅也 高潮了两次!当我问莉莉现在他们在做什麽时,莉莉说现在她不敢看,卡尔要他 们将小梅的双腿张开绑好,然後把她倒吊起来,汤姆将小梅的阴户拨开,接着卡 尔将一大堆又湿又滑、密密麻麻的蚯蚓塞进小梅的小穴?!我问莉莉,他们爲什 麽要这麽做?莉莉说卡尔要先让那些蚯蚓在小梅的阴户?和小梅玩一下,然後他 会把他带来的蛇拿出来,把蛇头插进小梅的穴?,让蛇进去吃那些恶心的虫!接 着我听到小梅惨叫一声,莉莉告诉我,那些蚯蚓已经放进了小梅的阴道?了,她 的老公比尔正跪下来咬小梅的奶头,而嘉嘉手上拿了一支很长的震动棒,正在插 小梅的屁眼。 过了一会儿,莉莉说他们准备要用蛇了,她待会儿再打电话给我,这个时候 是十一点半。 在一点十五分时,电话再度响起,是嘉嘉打来的,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累, 但是很兴奋,她告诉我卡尔把蛇插进小梅小穴?的情形,当蛇缠住小梅的大腿, 蛇头往?钻时,小梅是怎麽样的惨叫,她说他们这样玩了大约二十分锺,直到小 梅精疲力尽、动弹不得爲止。 然後两个男人轮流将他们的阴茎插进小梅的口中抽送,最後射精在她的嘴?。 当我问她现在在做什麽时,她先是沈默了一会儿,然後她告诉我,十五分锺 之前,放尔要他们把小梅放在咖啡桌上,然後牵了一条很大的狗干她,那条狗一 直干了她十五分锺,而且又深又猛。 嘉嘉说那条狗射精在小梅的阴户?,而现在旁边还有另一条等着干她的屁眼。 嘉嘉说当他们看到小梅被水蛭吸过的乳头变得好大时,他们都吓了一大跳, 而小梅身上的瘀伤,更是让他们一见到就兴奋。 莉莉接过电话,告诉我,他们常常在网路上逛,如果谁有什麽好点子来玩小 梅,就留下点子,越变态越好,她们一定会用在小梅身上的! 第六章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东尼至少一个星期两次调教小梅,这一次他无预警地打 电话给小梅,要小梅照他的安排做,他要小梅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袍和高跟鞋, 到离我们家约三十公?外的一座大公园去。 我听小梅说她换上那件睡袍後,我告诉小梅外面很冷,那件睡袍太薄了,但 是她说她一定要照着东尼的话做,的爲她爲了爱我,一定要多学一些爱的经验。 她洗了个澡,在她化妆的时候,我建议她在她的乳头和阴唇上涂上一些亮唇 膏,她照我的话试了一试,看起来真的棒极了。 我们上了车,往目的地开去,当我们快到公园时,小梅紧紧地靠着我,问我 她今夜出去,我会不会高兴?出人意料地,我告诉她我并不快乐。 也出我意外地,她告诉我她知道,但是这是她学习的好机会。 我问她,她今天决定玩到什麽程度?她说她愿意什麽都听他们的,他们要她 怎麽做,她就怎麽做。 车开到了公园,我们停下车在车上等着,我将手放在她的双腿之间,轻抚着 她湿润的阴户。 她的淫水已经湿透了整条内裤,我把她的内裤脱了下来,放进我的口袋?, 才一放进口袋,一辆厢型车就开了过来,两男两女走了下来。 我下车去帮小梅开车门,当她下车时,她身上的那件睡袍短得几乎盖不住她 的阴户!我们往厢型车的方向走过去。 一个叫辛蒂的女人打开了车门,说她要牵她的大丹狗去尿尿。 其它的人都不住地称赞小梅长得很美丽,还问小梅是不是他们怎麽玩都可以 ?东尼虽然早就告诉他们怎麽玩小梅都行,但是他们还是想再次确认一下。 小梅告诉他们,东尼说的都是真的,他们想对她做什麽都可以。 当辛蒂牵着那条大狗回来後,她就站在小梅身边,说小梅身上的那件睡袍短 得正好;在我和其它人闲聊的时候,那条大狗居然开始舔小梅的大腿,小梅很自 然地身体往後倾,但是辛蒂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让她能继续站好,小梅吓了一 跳,而辛蒂还要小梅将腿再张开一点,小梅犹豫了一下,辛蒂马上用脚踢开了小 梅的腿,让那条狗将它的鼻子埋进她的双腿之间。 辛蒂还要小梅将睡袍拉起,好让他们看得更清楚一点。 那条狗的唾液和小梅的爱液,流得小梅满腿都是。 辛蒂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列出在放小梅回家之前,要对她做的事,她说东尼 告诉他们,不管他们把小梅搞成什麽样子再送回家都可以,她实在快等不及尝试 了,她甚至告诉我,他们会好好地用各种工具和夹子拉、拧、扭小梅的乳头,还 暗示我他们也会对小梅的下体做同样非常变态的事。 她在告诉我的时候,声音非常大,小梅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六个小时之後,电话响起,他们告诉我小梅的手被绑在背後,辛蒂刚才才用 滚烫的蜡烛油滴在小梅的乳房上,现在他们正在拨开小梅的阴唇,让辛蒂把烛油 倒进小梅的阴户?!我还听见辛蒂大笑,说小梅现在好像穿了一件由烛油做成的 比基尼泳装!我问他们,蜡烛油是不是很烫?我爲什麽没有听到小梅的叫声?辛 蒂大笑,她说因爲正好有一根鸡巴插进小梅的口中,她当然叫不出来。 她挂上电话之後,我才想起那个信封。 以下是信上所写的大致内容:1、用夹子夹她的奶头,再在上面吊东西;2 、用晒衣夹夹她的乳房和她的阴户;3、找两个西班牙人强奸她;4、将她大字 型绑起来;5、让大丹狗干她;6、在她的阴户放一些活的东西;7、用小刀把 她的阴毛剃掉;8、在她的两个奶子上倒满最烫的蠋油;9、把烛油倒进她的阴 户?,直到她的阴户被烛油封起来爲止;10、用烧红的大头针刺进她的奶头 ;11、将这一切用相机和摄影机拍下来,再打电话给东尼。 又过了十分锺,电话再度响起,是辛蒂打来的,她说她们还没有将信中写的 所有项目都做完,她问我是不是要他们到此爲止,让我去接小梅回家?这算什麽 !我还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用针刺穿小梅的奶头!我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拨开她的 阴唇,放点活的东西进去!我更不知道小梅有没有被绑起来,让两个西班牙人强 奸!我将这些问题一一问辛蒂,但是她说这要看我的决定了。 现在已经是淩晨一点了,我知道我其实并不愿意信上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小 梅的身上,而辛蒂又强调,除非我作出让他们继续玩或是去接她回家的决定,否 则她绝对不会告诉我她们已经对小梅做了什麽。 我一定得作出决定,我问辛蒂现在的情况,她说他们刚把小梅奶子上的蜡烛 油弄干净,现在正在把小梅阴户?的烛油弄出来。 我不知道该怎麽说,这时我忽然想起小梅之前说过的话——这是她学习的机 会!所以我告诉辛蒂,他们可以继续玩下去。 她好像很惊讶,还问我是不是确定让我那麽美丽的老婆接受他们的调教?她 说小梅身上已经有很多瘀伤了,而且很多瘀伤就算穿衣服也遮不住。 我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小梅现在和他们在一起,他们想怎麽玩她都可以。 就算是信上没有写的玩法,我也没有意见。 辛蒂把电话交给我的老婆,小梅问我决定如何?我说我有点紧张,不知道他 们会做出什麽事情来,而且我还问她爲什麽呼吸那麽急促?她说有一个家夥正在 她的乳房上涂着酒精,另一个人正用手指插着她的小穴玩。 辛蒂抢过电话,说她们要继续找乐子了,她待会儿会再打电话给我,告诉我 去什麽地方接小梅,她还说这是我最後一次现在接小梅回家的机会了。 「不……」 我说道:「她有继续接受调教的理由,你们花了很多功夫去做计划,如果现 在叫停,对你们来说未免太不公平了。」 辛蒂也同意了,她说她们会好好珍惜接下来的几个小时。 我挂上电话,继续等待。 第七章发 今年的夏天真是越来越无聊,我正和看着一些朋友对我们之前故事的回应, 後来我们在一份小报上看到一则广告,那是一对夫妻贴的,他们想找一个奴隶来 调教! 我们马上打电话给那对夫妻,电话没人接,但是有留言机,我留话告诉他们 我想带小梅过去!过了四个小时之後,他们回电话了,他说他们对奴隶是毫不留 情的,他们很想马上调教小梅,我和那个妻子说话,她特别要求小梅做特殊的穿 着:一条很短的短裤、露肚子的中空上衣、不戴胸罩,再穿一双球鞋! 我带着小梅到达他们的屋子,当我们进门之後,那?已经有三对夫妻了, 那间房子很大,而且离马路很远,房子的天花板上挂着两条绳子,他们要我用那 两条绳子将小梅的手腕绑起来,我面带微笑地将小梅的两个手腕绑好,绑好之後 一个女人按下一个按钮,啓动了一个小型的马达,马达将绳索拉起,使得小梅的 双手吊了起来,一个女人拿着剪刀,将小梅上身的衣服剪了个破烂,露出了她的 乳房,接着那些男人要我脱下小梅的短裤和内裤,他们想要轮奸小梅的阴户和屁眼。 我拉下小梅短裤的拉炼,慢慢地将她的短裤脱下来,我一边脱小梅的短裤, 一个女人一边告诉我,她们打算在男人们轮奸过小梅後,好好地折磨她的身体! 我脱下了小梅的短裤,露出她迷人的阴户,一个男人要我站到小梅的身後,从後 面伸手过来拨开小梅的阴户,小梅想要挣紮,但是我抱得很紧,那个男人把他的 手指插进小梅的阴户?,开始抽送,正当他在指奸小梅时,一个女人带了一台很 奇怪的机器出来,接着她打开机器,我听到刺耳的噪音,她拿起两个红色的透明 橡胶制吸杯,将它们放在小梅的两个乳头上,我此时才知道,这台机器是一台抽 气机,而且吸力还可以调整,我看到小梅的乳头迅速变大!那女人又拿了另一个 吸杯,放在小梅的阴核上,我知道这样会让小梅痛得死去活来!他们带我去另一 个房间,告诉我房间中那张大桌子是爲小梅准备的,而且他们也准备了很多计画 要来调教小梅,那对登广告的夫妻建议我先回家,他们过一会儿会打电话给我。 我没待多久就离开了,临走前他们交给我一封信,要我接到他们的电话之後 再打开,这时候是晚上八点半。 十点四十五分时电话响起,我听到小梅的声音,她正在尖叫,一个女人要我 打开那封信,她说小梅现在身上都是瘀伤,而信上所附的那些鞭子和按摩棒的照 片,都已经在她身上用过了,那个女人很愉快地告诉我,她的丈夫正用一根细竹 子抽打小梅的乳房,而且她丈夫的功夫不错,一直都能打中小梅的乳头! 她还告诉我,另一个女人正用一种弹性很强的夹子在夹小梅的阴唇!那个登 广告的太太名叫黛比,她笑着告诉我,她们的丈夫已经轮奸过小梅了,她说他们 大多射精在小梅的阴户?,只有一个射在小梅的屁眼?,之後他们把小梅的手和 脚倒吊在背後,小梅吊在半空中不能动弹,就像是吊在屠宰场的牲畜一样! 黛比说她的朋友现在正拿了一支很长的大蜡烛,将滚热的烛油滴在小梅的阴 户上,而在她的阴核上滴得更多!她说要不是有一个人正在干小梅的嘴,而且快 要射了,小梅一定会大声哭喊,她向我保证,她一定会让小梅把所有的精液都吃 下去! 黛比还告诉我,小梅的身上现在已经有很多淤伤,这都是他们几个小时之前 留下来的,现在的小梅被绑在墙上,两手被固定在两侧,大家轮流用塑胶夹夹她 的奶子,每个人把手上的夹子都夹在她的双乳上之後,女士们再用皮鞭,抽打小 梅的胸部,把夹子打下来,她笑着说,有好几次直接打中了小梅的乳头,差点把 她的奶头给打了下来! 我问她,她们下一步打算怎麽做,她先是沈默了一会儿,然後告诉我,小梅 现在躺在地上,双脚被吊了起来,一个叫卡罗的拿了一个医生用的女性内诊用鸭 嘴夹,把小梅的阴户张开,他的丈夫拿了一个帆布袋,戴上了厚厚的皮手套,从 袋子?拿了一条蛇出来,将蛇头插进了小梅的阴道?,然後卡罗把鸭嘴夹取下, 现在那条蛇至少已经插了十八公分在她的小穴?,卡罗说这种蛇是很少见的品种 ,这种蛇很会钻洞,听说这种蛇可以钻过女人的子宫颈,一直钻进女人的子宫 ,小梅听了混身冒出冷汗,还不停地哭,而她丈夫让蛇缠住小梅赤裸的大腿,那 条蛇一缠上,马上借力往小梅的阴道深处钻!大家看到蛇每钻一次就更深入一些 ,都看呆了,一次多钻进一公分,越钻越深!一个女人开玩笑地问卡罗,有没有 办法让蛇钻得更快一点?卡笑着拿出了两条比较小的蛇,那女的问卡罗这两条蛇 有什麽用?卡罗告诉她,这两条蛇有很小的利牙,只要让它们咬住东西,它们带 倒勾的利牙就会咬住不放,当第一条蛇咬住小梅的乳头时,我听到小梅凄厉的叫 声,那黛比说,小梅一叫,她下面的那条蛇马上钻进了两公分!卡罗又让另一条 蛇咬住小梅的另一个乳头,这条蛇咬得更用力!小梅又惨叫一声,大家看着下面 那条大蛇蠕动一下,这次钻进了将近八公分!现在至少已经有三十公分的蛇在小 梅体内!黛比一边喘气,一边告诉我,她待会儿再打电话给我,他们现在要解开 小梅,让小梅换几个姿势,看那条蛇能钻进去多深!她挂电话的时候,已经过了 半夜十二点了!过了一个小时後,电话再度响起,黛比告诉我,那条蛇在小梅的 子宫?起码让小梅高潮了五次,那条蛇大约钻进了四十公分,她还说小梅胸前的 那两条蛇也很厉害,咬得小梅的乳头都肿了起来!我问小梅现在怎麽了?她告诉 我小梅现在已经精疲力尽了,不过她们现在正在绑她的手腕,还要把她的眼睛蒙 起来,过了一会儿,她告诉我,现在正有两个男人同时干她的屁眼,还有两个女 人一个用拳头打她的小腹,另一个用木板打她的乳房。 最後她告诉我,待会儿她打电话给我,我就可以去接小梅了,我一直在等她 的电话,淩晨两点时,戴比打电话给我,她在电话那头一直大笑,最後她告诉我 ,他们「忘了」打电话给我,他们在一个小时前,就将小梅送到了一个仓库後面。 我赶到的时候,有三个流浪汉正在轮奸小梅,他们其中一人掏出刀子,要我 等到他们办完事之後再上小梅!看着他们不停地轮奸小梅,这次真是玩得太过份 了!